【圓通香港集運】系列報道推出,78年前,新四軍抒情歌曲《石臼漁歌》這樣誕生
2021-07-01 07:56

 【圓通香港集運】卷首語

唱紅歌,學黨史,在紅色歌曲中感悟信仰力量。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揚子晚報全媒體平台推出《初心如金·紅歌頌》系列活動,圍繞江蘇各地的紅歌素材,挖掘紅歌“江蘇音符”的故事,旨在更好地傳承紅色精神,在追憶過去的同時放眼未來。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家鄉處處起歌聲,唱到東方現朝陽。” 這首詞曲優美的《石臼漁歌》,是新四軍歌曲中著名的抒情歌曲。《石臼漁歌》由新四軍老戰士、知名作詞人孫海雲作詞,新四軍的畫家和作曲家塗克譜曲。1943年,《石臼漁歌》誕生於溧水的石臼湖畔,此後一直在當地廣為傳唱。這樣一首優秀的紅色歌曲,有着怎樣的創作背景?“紅色音符”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讓我們把時針撥回到78年前。

撰稿: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沈春寧 馬燕 徐兢  王燦

視頻拍攝: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恆國  陳金剛 朱信智 趙雨晨 丁皓宇 王濤

A. 創作

作詞者孫海雲觸景生情

在沙灘上一口氣寫下歌詞

圖片

孫海雲1940年留影,時年19歲。 孫海雲家人供圖 

關於《石臼漁歌》的創作過程,孫海雲在回憶文章《石臼湖畔的歌聲》中有詳細描述。

一九四三年二月上旬,新四軍第一師巡視團一行六、七人去蘇南十六旅部隊瞭解工作。孫海雲當時是巡視團的團員。春節前一天晚上,巡視團隨抗大九分校輾轉來到了十六旅旅部駐地溧水地區,住在溧水新橋區石臼湖附近的老百姓家裏。

三月中旬,在一個天氣晴朗、風和日麗的中午,孫海雲和幾位戰友來到石臼湖畔。只見天水相接,茫茫一片。春風吹拂着湖邊的青草,湖面蕩起了層層波浪,成羣的野鴨振翅飛翔,無數的漁帆排列成行,好一幅大自然的美麗圖畫!

石臼湖是勞動人民美麗的家鄉,可是眼下正是蘇南反頑戰役前夕,面臨着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歲月,日偽軍和國民黨頑固派互相勾結,破壞敵後根據地,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但我們堅信,總有一天會把敵人統統打倒,過上自由的生活,唱起幸福的歌兒。觸景生情,情不可抑,我不禁順手揀起湖邊的貝殼,在沙灘上一氣寫下了一首《石臼漁歌》的歌詞。”

這位寫下《石臼漁歌》的新四軍老戰士孫海雲,正是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孫曉雲的父親。不久前,孫曉雲特意為揚子晚報/紫牛新聞錄製了一段採訪視頻,深情地回憶起關於父親和這首歌曲的故事:

“我父親名叫孫海雲,是一位抗日新四軍老戰士。有一天,他和戰友們走到石臼湖畔,看見水天一色、野鴨成羣,頗有感慨。因為當年是新四軍抗戰最艱難的時刻。他用貝殼在沙灘上寫下了這樣的歌詞:‘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我們生活在湖上,我們戰鬥在湖上。家鄉處處是歌聲,唱到東方現朝陽。”

孫曉雲介紹,父親生前非常喜歡這首歌,經常在她們面前唱。他還説過,去世的追悼會上不要放哀樂。“在他96歲去世的時候,追悼會上我們從頭到尾放的就是這首《石臼漁歌》。”

作曲者塗克本是畫家

讀了音樂入門的書自學作曲

圖片

 青年塗克。塗申生供圖

《石臼漁歌》的作曲又有着怎樣的故事呢?孫海雲在回憶文章《石臼湖畔的歌聲》中提到,“一兩天後,即由塗克同志譜了曲。塗克同志當時在抗大九分校。他較長時期在部隊做文藝工作,既擅長美術,又善於作曲。”

不久前,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石臼漁歌》作曲者塗克之子、廣西交響樂團小提琴手塗申生老師。他也特意為揚子晚報/紫牛新聞錄製了一段採訪視頻,介紹了父親的傳奇經歷。

“我的父親塗克,原名塗世驤,1916年生於廣西融安。他在1935年考上了浙江美院,學習西洋油畫。1938年參加了新四軍。”

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塗申生風趣地説,“父親作曲,其實是被‘逼’出來的。”當時,塗克在新四軍的領導是譚震林。“譚震林首長跟他説,我們的人才少,你一個大學生,光會畫畫可不行呀。咱們還要教戰士唱歌才能鼓舞士氣。”於是,譚震林讓交通員去給塗克買了幾本音樂入門的書。

“我父親看了音樂入門的書,就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熱情,一邊看書,一邊作曲,譜寫出鼓舞戰士的歌。”

塗申生介紹,有一天,父親聽説戰友孫海雲寫了一首《石臼漁歌》的歌詞,就馬不停蹄去要了來,反覆吟誦幾遍以後,穿着軍裝溜達在石臼湖邊,“一段極美的旋律在他心中噴薄而發。”

同樣從事音樂方面工作的塗申生認為,這首歌是父親所有的歌裏面寫的最美的一首歌,最抒情的一首歌,是革命的浪漫主義的具體的體現。在他的記憶中,自己的家人對《石臼漁歌》也很有感情。“我的媽媽和我的大姐姐,經常會在茶餘飯後或者在上班做事的時候也吟唱這首歌。”

B. 背景

《石臼漁歌》誕生地溧水

被稱為“蘇南小延安”

《石臼漁歌》之所以誕生在南京市溧水區,與溧水在我黨革命歷史中的重要地位有關。在抗日戰爭時期,溧水地區是中共蘇皖區委,蘇南行政公署領導機關和新四軍十六旅旅部駐地,在蘇南抗戰中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溧水李巷也被史學界稱為“蘇南小延安”。

圖片

 孫曉雲書寫的“紅色李巷”。王瑋攝

中共南京市溧水區委黨史辦主任高明芳介紹,全面抗戰中期,溧水一度成為蘇南軍民抗日鬥爭的指揮中心,蘇南黨政軍領導機關和主力部隊都來到了溧水地區,中共溧水縣委由區黨委直接領導,許多工作都在溧水先行先試、取得成經驗後,再向蘇南各縣推開。

她介紹,1943年春,孫海雲來到溧水地區時,正是溧水抗日根據地規模最大的時候,看到根據地欣欣向榮、生機勃勃的圖景後,孫海雲有感而發創作了《石臼漁歌》,這首歌是對溧水抗日根據地鞏固發展的真實寫照。

C. 傳唱

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

給重傷員以極大的鼓舞

南京市溧水區文聯黨組書記、主席卞新宏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介紹,《石臼漁歌》創作後,時間不長,就在部隊裏慢慢傳開。因為這首歌旋律優美、動聽,漸漸在老百姓中也普及開來,溧水周邊地區很多老百姓都會唱。

卞新宏介紹,1943年4月,蘇南反頑戰役結束,部隊轉移到石臼湖西面的南崗與日軍展開激戰。50多名重傷員為了不拖累部隊,在石臼湖蘆葦蕩中養傷,疼痛難忍時便哼唱起《石臼漁歌》。其中一名重傷員廖章泉曾寫《石臼湖上的戰鬥生活》一文,記錄當時的生活——

“傷痛飢餓和惡劣的環境,沒有使我們屈服,相反卻磨鍊了我們的意志。在艱難的歲月裏,我們盼望着自己的部隊早日取得勝利,仍然充滿着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每當黃昏時分,在煙波浩渺的石臼湖上,便響起我們悠揚的歌聲: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野鴨滿天飛喲,魚帆列成行。劃喲劃喲,劃喲劃喲,水裏有自由啊,水裏有幸福啊。我們戰鬥在湖上,我們歌唱在湖上。

一曲《石臼漁歌》,我們在石臼湖上唱了多少遍。誰能聽出,這歌聲竟是從一羣身負重傷的戰士們口裏唱出來的呢?它唱出了我們的心聲,也給了我們這些戰鬥在石臼湖上的新四軍重傷員以極大的鼓舞。”

93歲高齡的新四軍老戰士

時隔70餘年依然會唱這首歌

圖片

葉振華。陳金剛 朱信智攝

《石臼漁歌》早期傳唱者之一、今年93歲高齡的新四軍老戰士葉振華現居北京。葉振華是南京城區人,17歲上高一年級時,受同學的叔叔感召,離開南京城向南徒步投奔新四軍。日前,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赴北京採訪到他。

“1945年的五六月份,我一到新四軍就聽到了唱《石臼漁歌》。那麼我是怎麼會唱的呢?聽別人唱的,都在唱啊。這種歌曲是反映當時心情的,反映當時狀態。”

葉振華在溧水洪藍埠被新四軍安排到橫山縣抗日民主政府,擔任糧秣會計。1945年10月,跟隨橫山縣警衞團北撤。離開了橫山縣之後,這首歌他就沒唱過了。但是2019年,他想回到南京重走當年參加新四軍的路,就到了位於溧水區石湫鎮橫山村的橫山人民抗日鬥爭紀念館。當看到《石臼漁歌》時,這首歌立即就在他的腦海中復甦了,他情不自禁地唱出來“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

今年93歲的葉老依然精神矍鑠。回憶起這件事時,他由衷地告訴記者,“這個不是有意識的,這是一種潛意識狀態。是一種陶冶,一種向上的情緒。”“這個歌曲對人的精神狀態絕對是個正面作用的。”

D. 評價

“情隨境而生,歌為情所寄”

抒情歌曲同樣有威力

江蘇省新四軍研究會副會長、南京市新四軍研究會會長金實介紹,《石臼漁歌》誕生於1943年,是抗日戰爭最為艱難的時段,新四軍也正經歷着殘酷的對敵鬥爭,但歌曲中保持了昂揚向上的情緒和必勝的信念,這種革命樂觀主義的精神,非常值得我們敬佩學習。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金實表示,《石臼漁歌》對實景的描寫及所反映的優美意境,讓她想起京劇《沙家浜》中的新四軍指導員郭建光的一段著名唱段《朝霞映在陽澄湖上》,但《沙家浜》是新中國成立後作家在和平年代的作品;而《石臼漁歌》是在戰爭年代實景創作的,在戰爭的艱苦環境表達了對祖國山河的熱愛,對勞動人民的關心,這一點更難能可貴。

金實認為,《石臼漁歌》實現了詞曲的完美結合,唱出了石臼湖的美景,唱出了對勞動人民的關切,對幸福生活的嚮往,唱出了新四軍的戰鬥豪情,展現出抒情歌曲獨特的力量。它雖然不是一首雄壯有力的戰鬥進行曲,卻一樣發揮着鼓舞人心的作用,有着持久的生命力。

多年來致力於新四軍歌曲研究的新四軍後代、北京新四軍研究會四師分會副祕書長孟秀玲認為,新四軍是一個有文化的軍隊。一大批有志的知識青年,為了民族的獨立和解放,毅然參加新四軍。這些詞曲作者朝氣蓬勃、才華橫溢、靈感源自戰鬥和生活,創作了上千首戰地之歌。北京新四軍研究會收集精選了500多首歌曲,出版了《新四軍歌曲》,使之成為鐵軍文化傳承的瑰寶。

《石臼漁歌》是新四軍歌曲中著名的抒情歌曲。而抒情歌曲是“情隨境而生,歌為情所寄”,通過抒發對祖國對家鄉的熱愛之情,去激發人們為祖國而戰的神聖責任感,這正是抒情歌曲獨特的力量,它與那些富有戰鬥性的歌曲一樣,在抗日烽火中發揮着同樣的威力,因而深入人心、經久不衰、流傳至今。

E.傳承

石臼湖是溧水紅色的記憶

更是溧水傳承紅色精神高質量發展的見證

自《石臼漁歌》創作迄今,78年過去了。石臼湖歷經歲月的洗禮,成為“天空之鏡”的打卡勝地。當年的溧水,已變成革命前輩們夢想中的模樣——進入新時代,溧水區發展日新月異,人民生活日益幸福,未來藍圖萬眾期待。石臼湖是溧水紅色的記憶,更是溧水傳承紅色精神高質量發展的見證。

全面抗戰時期,溧水是新四軍貫徹黨中央指示,東進蘇南較早到達並建立模範抗日根據地的中心區,是中共中央華中局在江南唯一具有省級黨委概念的中共蘇皖區委機關長期駐紮地,是蘇南敵後各級抗日民主政權最高領導機關——蘇南區行政公署的誕生地。

南京市溧水區委副書記汪冬寧介紹,傳承紅色精神,溧水創新實幹、砥礪前行,取得了令人鼓舞的發展成績。堅持發展第一、幹字當頭、只爭朝夕,實現了高質量跨越式發展。“十三五”期間,地區生產總值接連邁上“6789”四個百億級台階,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近一倍。五年四奪全市高質量發展考核“第一等次”,連續兩年被評為全省推進高質量發展先進縣(市、區)。

未來,溧水將聚焦“十四五”“南京南部中心、健康活力新城”的發展目標,着力建設製造名城、健康名城、會展名城、教育名城、文體名城等五大名城,打造成為南京建設超大城市的新興增長極和重要人口承載地、長三角地區最具健康活力的現代化新城。

紅色經典、歲月如歌。感恩革命先輩的無私奉獻,祝願溧水奏響發展新樂章,把石臼湖這顆江南明珠建設得更加璀璨奪目,為“強富美高”新江蘇建設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石臼漁歌》

詞 孫海雲

曲 塗克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

野鴨滿天飛喲,漁帆列成行。

年年辛苦年年飢,捉條魚兒飽肚腸。

劃喲劃喲,劃喲劃喲,

日出一斗金喲,勝過萬擔糧啊,

我們生活在湖上,我們戰鬥在湖上。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

家鄉處處起歌聲,唱到東方現朝陽。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

湖邊草青又青,湖中水黃又黃。

湖草青青好牧羊,黃黃湖水溉田莊。

劃喲劃喲,劃喲劃喲,

水裏有自由喲,水裏有幸福啊,

我們戰鬥在湖上,我們歌唱在湖上。

天蒼蒼,水茫茫,石臼湖上是家鄉。

家鄉處處起歌聲,唱到東方現朝陽。

校對 蘇雲

編輯 : 潘政

| 最新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