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作業負擔,減培訓負擔 這次可是“動真格”
2021-07-26 08:00

   培訓負擔

  這次可是“動真格”

  “全面壓減作業總量和時長,減輕學生過重作業負擔”“提升學校課後服務水平,滿足學生多樣化需求”“堅持從嚴治理,全面規範校外培訓行業”……7月24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一經公佈,其政策力度之大、措施之細、立意之深,立刻引發社會高度關注。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第一時間深入採訪了家長、校長、培訓機構等多方代表,一起聚焦“雙減”新政。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王璟 李晨 王穎 王雪瑞

  焦點1

  如何讓孩子的學習負擔真的減下來

  政策亮劍

  關於降低考試壓力

  提升課堂教學質量。教育部門要指導學校健全教學管理規程,優化教學方式,強化教學管理,提升學生在校學習效率。學校要開齊開足開好國家規定課程,積極推進幼小科學銜接,幫助學生做好入學準備,嚴格按課程標準零起點教學,做到應教儘教,確保學生達到國家規定的學業質量標準。學校不得隨意增減課時、提高難度、加快進度;降低考試壓力,改進考試方法,不得有提前結課備考、違規統考、考題超標、考試排名等行為;考試成績呈現實行等級制,堅決克服唯分數的傾向。

  關於“控制作業總量”

  分類明確作業總量。學校要確保小學一、二年級不佈置家庭書面作業,可在校內適當安排鞏固練習;小學三至六年級書面作業平均完成時間不超過60分鐘,初中書面作業平均完成時間不超過90分鐘。

  大家有話説

  呼籲提高“作業效能”,解放孩子和家長

  “孩子作業太多了,做完學校的作業,還要做課外班的作業,小小年紀就戴上了眼鏡。”女兒在讀小學五年級的張先生,一説起作業來就煩惱不已。“孩子的作業也是家長的作業,她要做,我們要改,經常是雞飛狗跳。現在出來的這個政策我也看到了,希望落實到位,把孩子和家長都從繁重的作業負擔中解救出來,也讓親子關係能好起來。”

  “期待‘雙減’落地實施,還孩子美好童年。”特級教師、南師附中新城小學校長楊樹亞認為,“小學六年,是童年的黃金期。這樣的黃金期,不能被機械的作業‘壓碎‘。”

  楊校長告訴記者,作業不應當只是知識的簡單搬運,學校應努力讓學生從作業中生長出“帶得走的能力”。接下來學校將通過對作業的進一步研究,努力縮短學生每天的“作業時間”,不斷提升學生每次的“作業效能”。此外,學校將進行“時間管理”。優化國家課程實施,開展“學生線上如何學+教師線下如何教”的混合式教與學的研究,把原本課堂中“浪費的時間”找回來,把原本機械式作業中“消磨的時間”找回來,然後將其與延時、託管的時間打通,開展豐富多彩的社團課程,讓學生在可選擇的活動性、實踐性、體驗性社團中,發現自己隱藏的興趣,發展自己內隱的能力,促進學生的多元發展,快樂發展。

  學校是“減負”主陣地,老師要“把課上好”

  “‘減負’非常必要。”正高級教師、江蘇省特級教師、南京市北京東路小學校長孫雙金告訴記者,學校在“減負”工作中承擔“主陣地”的責任。學校要做好這幾件工作:一是抓好老師備課,老師要抓住課堂教學的重點和難點,精心設計好課堂作業,提高備課質量,這是學校抓教學的“牛鼻子”;二是抓好課堂教學,老師的主要精力把課上好,40分鐘讓100%學生掌握這堂課,教學效率要做到高效優效,課堂作業當堂完成,不要佔用學生課外時間,以北小為例,學校鼓勵教研組老師集體備課、集體研究個性作業,優化設計校本作業,一個優秀的老師,作業能起到舉一反三的效果,作業要練得準、精、巧、少,而不是靠刷題提高質量;第三是抓好課後的補差補缺補漏,少量學生沒有掌握,可以利用彈性離校要進行課後的補差補缺,因材施教、面對面的輔導,這是有針對性的,不鼓勵大量刷題。

  焦點2

  如何讓孩子在校生活也能多樣化

  政策亮劍

  有效實施“中小學課後服務”

  保證課後服務時間。學校要充分利用資源優勢,有效實施各種課後育人活動,在校內滿足學生多樣化學習需求。引導學生自願參加課後服務。課後服務結束時間原則上不早於當地正常下班時間;對有特殊需要的學生,學校應提供延時託管服務;初中學校工作日晚上可開設自習班。學校可統籌安排教師實行“彈性上下班制”。

  大家有話説

  家長期待學校搭建多元化成長舞台

  仙林外校四年級學生家長陶女士表示,跟周圍的孩子比,自己家孩子上的培訓班還不算多,二三年級上過語文作文培訓班,英語在線口語課是從去年疫情期間一直在上的,奧數是自學的,目前一年花費大概一萬多元。陶女士認為,作為一個“被卷”家長肯定希望家庭與學校之間能夠默契合作,既提供高質量的學科教育,又能給學生的個性發展提供平台與空間。“學校可以適當引入社會機構,進行學科外的興趣類培養,這也是家長樂於見到的。這樣既能保證課內的學習質量又能提升學生的綜合素養。”

  家有準中考生的家長劉先生接受採訪時表示:“我們家一直處於糾結尷尬狀態,內心不想迎合上培訓班,但行為上很無奈,而且又有中考在前,因此語數外物理等學科,該上的都上了。”這位家長表示,當自己坐在培訓班門口等孩子時,感覺時間上、經濟上、心理上都是不舒展狀態,究其原因,多少還是有盲目心理和跟風思維。“政策要求停課,作為家長,我們希望執行到位。如果沒有培訓班,那家長會按照小孩實際情況,有特長的可以加以培訓,其他可以讓小孩根據自己情況安排自己的學習,生活,社會活動等。”

  課後服務不容易,也要家長“多配合”

  “課後服務實施起來也會面臨很多現實的問題,有時候眾口難調,希望家長們這個時候也要理解學校、理解老師,服從安排。”採訪中,一些不願透露姓名的學校有關負責人也表示,學校會努力去探索新的模式,但是也希望過程中得到家長們的支持和體諒。

  南京江寧濱江外國語學校校長王樹華表示,當前,“雙減”政策對規範管理義務教育階段是非常必要的,也是必須的,尤其是這次的“雙減”政策比之前的宏觀政策更細緻、更有操作性。“比如談到延遲課後服務這一塊,對於學校的老師承擔的,採用單獨核算的方式;可以聘請退休教師,或者培訓機構的老師,這樣既可以減輕一線教師的工作量,也是對培訓機構教師的一種引流。政策還明確課後服務提供非學科類培訓,主要提供科普、文體、藝術等培訓,滿足孩子的個性化需求。”

  焦點3

  學科類培訓機構被嚴控

  政策亮劍

  關於“規範校外培訓機構行為”

  建立培訓內容備案與監督制度,制定出台校外培訓機構培訓材料管理辦法。 嚴禁超標超前培訓,嚴禁非學科類培訓機構從事學科類培訓,嚴禁提供境外教育課程。依法依規堅決查處超範圍培訓、培訓質量良莠不齊、內容低俗違法、盜版侵權等突出問題。嚴格執行未成年人保護法有關規定,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佔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組織學科類培訓。

  培訓機構不得高薪挖搶學校教師;從事學科類培訓的人員必須具備相應教師資格,並將教師資格信息在培訓機構場所及網站顯著位置公佈;不得泄露家長和學生個人信息。根據市場需求、培訓成本等因素確定培訓機構收費項目和標準,向社會公示、接受監督。全面使用《中小學生校外培訓服務合同(示範文本)》。進一步健全常態化排查機制,及時掌握校外培訓機構情況及信息,完善“黑白名單”制度。

  大家有話説

  培訓降温是好事,也有人擔心“一對一”要火

  “這個政策出台之後,估計學科培訓機構要涼涼了。”家長葉女士表示,孩子上了小學後沒有一個完整的週末,“學科知識學校教,課外發展興趣特長,讓教育迴歸正常,這是我們做家長最希望的。”

  不過,孩子在讀初中的家長嚴女士對政策則還持觀望態度,她擔心培訓機構被管制後會不會“老瓶裝新酒”,更擔心“一對一”這種更貴的培訓火起來,“‘一對一’的培訓價格可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的。以身邊的同事為例,在中考最後一個月衝刺階段,花了近萬元進行一對一的學科培訓。”

  去產業化、去資本化,推進學科教育的公平性、普惠性

  據統計,目前全國面向中小學生的校外培訓機構已基本與學校數量持平,且發展迅猛。

  昨天新政一出,新東方、學而思等知名培訓機構紛紛表態深刻領會“雙減”工作重要意義,嚴格貫徹執行相關規定。

  南京財經大學金融學院院長張成教授認為,針對此次文件,可以看出國家正在加快高質量教育體系的改革探索,努力推動教育迴歸立德樹人的教育本質。從具體部署來看,學科類教育重新堅定了學校教育的中心地位,以構建教育良好生態為落腳點,要求學科類教育去產業化、去資本化,以推進學科教育的公平性、普惠性。這一舉措積極迴應了社會對遵循教育規律的廣泛期盼,着眼於學生身心健康,尊重與保障學生休息權利。而且,此舉有助於減少育齡家庭子女教育成本,可以視為是對“放開三胎生育政策”的系統性支持政策之一,也是進一步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的前瞻性戰略佈局。

  焦點4

  “雙減”政策如何能落實到位

  政策亮劍

  關於“教育質量評價”

  納入質量評價體系。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禁下達升學指標或片面以升學率評價學校和教師。認真落實義務教育質量評價指南,將“雙減”工作成效納入縣域和學校義務教育質量評價,把學生參加課後服務、校外培訓及培訓費用支出減少等情況作為重要評價內容。

  大家有話説

  構建國家學科質量標準,不再“唯分數”

  “雙減政策”如何真正落地?特級教師、正高級教師、蘇州市吳江區程開甲小學校長薛法根認為,這首先取決於教育評價制度的改革。少年強絕不是分數強,而是各項素質的全面發展。

  “我們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對學校辦學質量的評估以及對學生學業水平的評估應該有一個‘國家學科質量標準’,比如小學階段語文、數學、英語學科達到什麼程度,就可以認為是優秀。”

  薛校長表示,這個標準不能簡單地用分數高低來評價,否則必然會造成學生與學生之間的比較、學校與學校之間的比較,甚至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比較,進而形成所謂的“內卷”。只有在源頭上確定了國家學科質量標準,才能真正讓我們的學生、家長、教師以及學校放下包袱。

  如何把“雙減”政策落地工作做好,薛校長對此表示,這需要學校、學生、家長和社會培訓機構四方合力。學校教師必須要提高自身的教學業務水平,課要上好、上足。學校不能把教學的問題推給家長甚至是社會。家長則要承擔起家庭教育的責任,培養孩子良好的學習習慣和生活習慣,幫助他們克服心理障礙等。

  “在實際教育過程中,我們感受到一些孩子沒有明確的學習動力。”對於這一點,薛校長認為,要加強對青少年理想信念教育以及生命教育,引導他們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讓他們明白要靠自己的奮鬥才能收穫成長和幸福。

  關於校外培訓,薛校長表示,社會培訓機構不應超前教育甚至另起一套教育體系,校外培訓應該是針對學習上存在問題的學生,進行補償性的輔導和教學。“這次‘雙減政策’的措施是非常得力的,關鍵在於機構能不能按照國家要求進行落地。”

  呼喚更多的閒暇教育與適性教育

  江蘇省特級教師、江蘇第二師範學院教授袁愛國表示,最近出台的“雙減”意見,站位高,力度大,措施全。“雙減”意見站在立德樹人的高位進行教育治理,着眼未來,關心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同時明確“雙減”工作目標任務,明確專項治理行動的路線圖、時間表和責任人,全方位治理,多部門協作,有望取得明顯成效。可以預料,校外培訓治理的成效會更加明顯,校外培訓機構即將面臨轉型與轉行,但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能否明顯減少,還值得進一步觀望。

  “結合當下義務教育現狀以及‘雙減’工作相關意見,我們可以發現,學生的在校時間明顯會延長,特別是建議初中學段學生上晚自習後,將會有一大批學校跟進。只要學生在校時間延長,學生的作業負擔是否會下降就必須要科學地監控。另外,教師工作時間延長,即使實行彈性上班時間制度,教師的工作負擔也會明顯增加,這也是實施過程中需要進一步考慮的問題。”

  袁愛國建議,當下還缺少的是“閒暇教育”與“適性教育”。大家都在做加法,而很少做減法。學生沒有閒暇,更缺少閒暇教育。學生一閒,家長就發慌。學校、家長、社區等只有做好了閒暇教育,才能讓孩子有自由發展的空間。“楊倩剛剛獲得東京奧運會首塊金牌,她四年級時被選入寧波體校射擊隊,現在是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學生,射擊與讀書,不僅讓她當下的人生熠熠閃光,也為她的一生可持續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教育要提倡‘適性教育’,為每一個學生的成長打造適合的舞台。”

| 美圖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繫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